第七十八章 混乱起(1 / 2)

看着来人,众多宾客的第一眼皆是感到了惊艳。

金黄色的云烟衫绣着秀雅的兰花,逶迤拖地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,手挽碧霞罗牡丹薄雾纱。

再往上看,云髻峨峨,戴着一支镂空兰花珠钗,脸蛋娇媚如月,眼神……当他们的目光汇聚到来人的眼神时,皆是一愣,因为对方眼神中并无半点新婚之日的喜悦,反而是无尽的死寂。

察觉到来人的目光后,原本被惊艳到的众人不由得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

“之前就听说这新娘并不想与祯绝成亲,如今这眼神怕是佐证了这一点。”

“哎,你知道的太少了。据说这新娘本是祯绝的师妹,上一任霞云宗宗主待其如同亲女,可是这祯绝曾经做了那等事情,这女子又怎会……”

“原来如此,慎言慎言。”

“是是是,慎言。”

……

对于周围人的交谈,上首的祯绝或许是听见了,又或许是没有听见,不过此时他却并不在意,当来人出现以后,他便是连忙上前几步走到了对方的身旁,轻轻地抓起对方的手腕,轻声说道,“娘子,这些都是来见证我们新婚的客人,我说过的,我会为你举办一场热闹的婚礼。”

对于祯绝的话语,魏霞依旧是如同之前一般,不闻不问,并且就连眼神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。

而这一幕自然也是落入到周围人的眼中,此时有人疑道,“这新娘的状态不对吧?她好像是不会动一样。”

“哎,你这么说好像确实如此,之前她进来的时候都有人搀扶,我还以为是为了表现弱不禁风,可是此时想来,似乎真是不能自己行走。”

“你们说,难道她是被人控制了?”

“慎言慎言。”

……

周围人的窃窃私语自然也是落入到了魏欢的耳中,此时他的目光聚集在不远处的魏霞身上,心中涌现一阵阵剧痛。

在他的记忆当中,魏霞一直都是一幅好妈妈的样子,看向自己的眼神里也一直都是充满了温柔和宠溺。

就连当初“狠厉”的让他学习霞云策、修炼的时候,眼中流露出来的都是属于慈母的不忍。

可是现在,当他看到魏霞那毫无生机的眼眸时,心中的痛楚怎能形容?!

而且他能够看出,此时魏霞就是处于一幅被人控制的状态,无论是行走还是别的人,若是无人引导,根本就不能自理。

从某种状态来说,此时魏霞的状态,甚至比之前魏欢看到的被关在笼中的林琦的状态还要差!至少那个时候,林琦还可以凭借本能行事,可是现在的魏霞,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!

心中悲恸之下,魏欢一时间也是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伪装,就准备如此出手,打个痛快。

可就在这时,周杰却是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,冲他摇了摇头,随后便是示意了一下位于祯绝座位前的酒杯,以期让魏欢稍安勿躁。

见到周杰的举动,在回想之前祯欧所说之事,魏欢便是强压下自己内心中的悲恸,冷眼旁观。

也正是在魏欢强行按捺下出手的欲望不久,祯绝突然嘴角一勾,“不在这里吗?不然为何这样都不出手?”

没错,虽然祯绝此时所做之事大多是他自己所想,但是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另一层用意,那就是将那暗中之人引出。

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选择将已经被自己禁锢的魏霞带到人前,徒惹非议。

至于说因此影响他霞云宗的名声?祯绝并没有担心过这一点,因为早年他就已经看出,所谓的名声并不重要,最为重要的还是实力!

只要你能拥有让所有人敬畏的实力,谁还能乱嚼舌根子?他敢吗?!

此时祯绝虽然认为此处没有那个孽种的踪迹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他还准备再试探一二。

就在他即将把自己的手搭在魏霞脸上的时候,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强烈的灵气波动,打断了他的动作。

随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便是有身着霞云宗宗服的弟子冲进此处,大声喊道,“宗主,敌袭!山脚有人正朝山顶冲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