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魔法少女(1 / 1)

‘梦...梦间密域?这是什么鬼名字?’楚云河心里想到,‘一般穿越过后的世界,不是都叫什么什么大陆的嘛?叫什么什么密域的,也太没档次了吧’。

楚云河看过很多有关穿越的小说,以及很多相关的动漫、穿越剧,人家的世界起名都十分霸气,但这里却显得这么平庸且无感。但楚云河强忍着没有吐槽,而是去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:“我们兄妹两个,为什么会来到这里?是谁做的?”

“哼~是本小姐把你传送过来的。”那个少女说道,“但是没想到,却附带了一个累赘。”“累赘?你是在指我?你又算什么!无缘无故把我们传送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,还说我?”“切~你不是应该出去了嘛,躲在家里做什么?本来都没你什么事,好好上你的学不行吗!”

那个少女说的话很明显,是在正对着楚云河说的,而那个所谓的累赘,毋庸置疑,指的就是楚里琴了,楚里琴也听出来了,所以跟那个少女吵了起来,但由于对方是陌生人,所以楚里琴是抓着哥哥的衣服,躲在哥哥的身后,跟那个少女吵的,而那个少女根本不害怕,一只手抓着杵在地上的法杖,一只手叉着腰,有些霸气地说着。

“你们两个都别吵了!”楚云河看不下去了,他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受到欺负,但对方来路不明,而且看那个少女的样子,恐怕是真的会‘魔法’的少女,他无法袒护两边的任何一边,所以只能喝声让她们两个都停下来。

妹妹是很听哥哥的话,没说什么了,但刚才还一副霸气模样的少女,此时竟然也放下了叉着腰的那只手,没有继续说下去了。

“听你们的话,你们应该是知道我们,可我们还不知道你们两位,你们两位到底是谁?”(楚云河)

“这位,是我们尊天会的教主,花蓉。而我,是他的近侍,也是尊天会的大祭司,我叫塔梅尔。”塔梅尔主动介绍了自己和旁边教主的身份,毕竟他们没有事先通知,就擅作主张把楚云河他们传送过来。

“教...教主?!”楚云河有点惊吓,这个看上去年龄比自己妹妹还小的少女,竟然是一个教派的教主,“你说,这个萝莉,是你们的教主?”

“萝莉?萝莉是什么意思,我听不懂。”花蓉说道,虽然她的长相的确跟萝莉似的,但她并不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,“不过,你没有听错,我的确是‘尊天会’的教主,虽然我不想当,但没办法,爹爹负伤殒命后,只有我能来顶替他的位置,主持尊天会了。”

“那么...花蓉小姐,你之前说,是要把我传送过来,我妹妹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,而且,你们知道琴妹今天本来是要出去的,这么说,你们一直在监视我们,对吧?”楚云河现在说话还是比较礼貌的,因为眼前这个萝莉少女,有着‘家门不幸’以及‘一教之主’两项属性,搁在动漫电影里,不是大反派,就是主角级别的存在。而花蓉看上去这么萌,应该是正派,毕竟‘萌,即是正义’。

“没错,我们的确找的,是你。而且,我们也的确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,以及你周遭发生的事情。”花蓉不急不慢地说道,而且语气也温和了许多,“我们知道你妹今晚会不在家里一段时间,而家中只会有你一个人,所以我们才施展了传送,把你传送到了这里。”

“可是,为什么连房子都......”(楚云河)

“废话~虽然把你传送过来了,但我们可没有给你准备住所,所以干脆,把你家都传送过来,虽然麻烦了点,耗费的‘法炁’多了点,但也轻松了不少呢~”(花蓉)

“但为什么,房间里的电力和信号都......”(楚云河)

“梦域灵阵,这是一种特殊的法阵,由教主所施展。你们现在虽然身处密域,但房子本身仍跟你们原来的世界所联结,里面所有的能量流通,可都是接通着你们那边的世界。”(塔梅尔)

“这...怎么可能?可如果,我们消失了,那么那边,应该也有所动静吧?”(楚云河)

“这就是本小姐的厉害之处啦~这个法阵,会留下一个幻景,跟你们原本的房间一模一样,而且里面还有个跟你几乎一模一样的假体,模仿着你每天的生活行动,而且就算见到了其他人,也能按照你平时说话的语气态度,做出不一样的动作,说出不一样的话语。”(花蓉)

“这...这是真的魔法吧?可是,这东西根本就不存在啊。”(楚云河)

“魔法?嗯......你们的世界,好像有把这种超自然现象的东西,称呼为魔法之类的,不过可以这么说吧,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~”(花蓉)

花蓉跟楚云河说话的语气,明显比对楚里琴时要温和很多,而且还有那么一些俏皮,这让在一旁的楚里琴有些生气,立刻拽了拽楚云河的衣服,而楚云河也立刻明白妹妹的顾虑,立刻换了一个话题:“虽然这里有很多魔幻般的新鲜事物,但我还是想问关键的问题。那就是,为什么我们兄妹二人,会被传送到这里?”

“请问,你真的不记得了吗,阁下?你不是,把所有的东西,都记录下来吗?”塔梅尔说的话虽然很奇怪,但楚云河却立刻听懂了,立刻伸手掏向了衣服内侧口袋里,那本写着自己‘预想’小说素材的本子。

“就...因为这个?”楚云河虽然把本子拿出来了,但他还是不懂,自己不就是想写一本遐想小说吗,为什么会因为这个而被‘抓’来这里?

“哥哥,这是什么?”在场的四人中,就只有楚里琴没见过这个本子,所以她会感到好奇,为自己的哥哥,为什么会因为一个笔记本而被带来这个异世界?

而花蓉却有些‘花容失色’,有些气愤地说道:“啊?什么叫就?难道不是你脑中的那股异流,传达到的信息,让你写下来的嘛?”

“写下来?这些明明都是我瞎想出来的......等等,监视?”楚云河突然脑洞大开,脑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猜想。

/p